首页  >> 新闻中心  >> 有色艺苑   
     

    【散文】父亲的渔网





    来源:大冶有色 作者:梅晓艳
    发布时间:2018-05-30 打印
     

    夕阳西下,门前倚着两个翘首盼望的孩子。远远地,一个骑自行车的身影披着彩霞归来,两个孩子兴奋地冲过去……

    这是我小的时候,父亲外出打渔归来时常出现的情景。姐弟俩满怀期待地等父亲回来,就可以看大大小小的鱼在盆里游弋。最主要的是,有拖着红绸似的尾巴游来游去的鲫鱼、横行无忌的螃蟹、半透明的河虾、带着青苔的田螺,甚至还有小乌龟。傍晚,父亲骑着他那辆老旧的二八自行车回来了,我们围上来哇拉哇拉说个不停。他疲惫却很满足地听俩孩子吵吵闹闹,满脸带笑。停了自行车,取下鱼篓和渔网,“哗啦”一声,鱼虾倒了一大盆。我们忙着放水,父亲忙着收拾他心爱的渔网。

    我们老家在长江中下游,开阔的平原,湖泊星罗棋布,人们都爱捕鱼。罾主要在涨水的时候用,渔网才是最常用的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父亲也爱打渔。天气晴好的周日,父亲便和老乡、好友早早骑自行车前往阳新,车后座上绑着渔网。到了目的地,稍事休息,拎起二十来斤重的渔网,抡圆了撒开,渔网像一面大扇子似的沉入水里。撒网,收网,装鱼;再撒网、收网……还要再骑车赶回来,一天下来,累得够呛。也许,想到家里几个小精怪眼巴巴地等着,父亲再疲劳也是开心的。回家后,母亲赶紧烧一大盘鱼,炒几个小菜,倒上一杯酒,父亲有滋有味地喝着,晒得黑红的脸上透着惬意,一反往常的沉默,讲起打渔时的过程眉飞色舞:“一网打下去,收网的时候拉得费力,我以为挂石头上了,小心地拉上来,嘿!这么大的鲩子在网里弹来弹去!”说到高兴处,双眼发亮,兼带手势比划,兴致极好。

    鱼打得多了,一时吃不完,收拾干净,用盐腌渍过后,晒成鱼干,收在坛子里。要吃时拿出来,放在饭上蒸熟。或和辣椒、豆豉一起烧,也别有一番风味。只是我们的嘴巴都被父母亲养刁了,不是新鲜鱼便觉难以入口。连家里的猫都被养得一身皮毛油光水滑的,且非鱼不食。

    有几次,父亲回来嗐声叹气,皱着眉头,原来是渔网挂了几个大口子。晒干渔网后挂在门上,他便坐在门前,来来回回地织补。穿好白色尼龙线,用桐油浸过的梭子在一根食指长的篾片上下绕着,结成菱形的网孔,补上挂破的地方。更有一次,渔网没有捆好,遗失在回家的途中,而父亲一无所知。到家后发现时,已然无法可找,父亲痛心疾首,很长时间闷声不响,我们也不敢在他面前提打渔的事。末了,父亲自己下决心,再织一张网。再织又谈何容易?三米多长的网,每织一个孔,也不过一平方厘米大,得织多少针?多长时间?父亲倒是极有毅力,一有空就坐在门前来来回回地穿梭走线,也没有多少话,闷头忙手上的事。大约一年多的光景,终于织好了一张网。浸过猪血,晒干;做好铅坠,再一个个地系上去,一张网终于成了。可惜的是,这张网织好后,并没有用过几次,便因为一系列的事情而束之高阁了。

    那时候,娱乐生活并不丰富,打渔是父亲难得的爱好,也是饭桌上的来源之一,特别是困难的日子。当爱好变成被迫不得不做的事情,快乐也就打了很大的折扣,变成一种压力和负担。相信父亲会有这种感觉,在艰苦的时候,父亲很难有笑容,对补渔网也不上心了。如是几次,便不了了之。再过几年,父亲再也没有背起他的渔网。

    此后,一家人四散各处。当我们终于走过黑暗,父亲再也不用背负着压力去打渔时,他的渔网已在角落里积满了灰,被老鼠咬得七零八落,用无可用。父亲和他的渔网,正式说再见了。

    今年二月,父亲光荣退休。闲下来的日子,欲重操旧业,奈何身体已不复当年,加之鱼塘里放围网的很多,渔网也派不上用场,父亲彻底地告别了他的打渔时光。手痒难奈之下,父亲转而去学钓鱼。李某人帮他配了一套海竿,有空就去尹家湖甩两竿。虽技艺未精,不大趁手,收获自然少得可怜,但聊胜于无。

    父亲的渔网,见证了一个家庭的岁月变迁。虽则鱼竿代替了渔网,但父亲老有所乐,就是我们的幸福。在回闪的童年记忆里,父亲用他的渔网打起的,不是一尾尾的鱼,而是满满的快乐和幸福……

     

     


     
      【浏览694次】 【评论】 【发送邮件给朋友】 【加入收藏】 【关闭

    相关新闻


      【有色艺苑】栏目投稿方式
     
      【诗歌】 满江红•云南德宏扶贫有感
     
      【国画】闻鸡起舞
    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